Nameless

私の名前を呼んで
喻独好希以为常

© Nameless
Powered by LOFTER

【喻王】热潮(一)

·架空    

·病患喻x医生王  

·喻总的庙变成了药,吾王的药还是他药???

·部分情节和病状来自病名为爱歌词,前期可能不会太明显。

         

 

         爱慕,想要触碰而不敢触碰的;

         渴望,想要占有而不能占有的;

         觊觎,如何让你深陷囚笼?

         毁坏,又想去珍惜的。

         杰希……

         喻文州知道自己生病了,他很清楚病因是什么。

         他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一)

       药物挥发混杂在一起的刺鼻气味,混着从半阖窗外侵入的空气中落雨的潮湿,将喻文州从不怎么安稳的睡眠中再度唤醒。喻文州踢开医院厚重的被子,燥热的皮肤贴上床边缘被夜风染了凉意的被单,像所有饮鸩止渴的人一样,无法停止错误,尽管有着严重的后果。

       他感染了数月前开始萌发蔓延的V型新型病毒,如HIV一样的高变异率,该病毒的RNA序列代代变换规律无迹可寻。但官方对待该类患者的态度却与HIV患者大相径庭,V病毒患病者一经发现将被强制送入在病毒发源地的公立医院,动用如同监视与软禁的方法,一是该政策提出前是病情扩散第一个月,没有关于该病毒转播方式的报告,二是目前感染人数较少在可控范围内,至于在几个月后关于v病毒的各项资料渐渐明了后不撤回该政策的原因官方并没有合理的解释,而大部分不患病的人与患者无干的人在优先考虑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并不觉得该项政策有什么不妥。

       烧到脑袋昏沉的喻文州不自觉的向床沿冰凉的地方靠,然而即使在医院VIP病房床宽一米五的情况下,也没有多余的余地让他逃离病毒带来的灼烧感。

       王杰希是上个月被调来这座岭南城市的公立医院的。他优秀的临床医学和微生物病毒学双博士学位、在北方制药公司中草堂内部研究重地微草的实习经验以及提出和被认证胆大到天马行空的新型病毒理念、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让他在不到而立之年便在医学界颇有成就。作为v病毒主治医师正值夜班的他,并没有在临时休息室睡觉,值班室的节能灯管冷白的光将这一方本就清冷之地照的更加不近人情。这冷冰的灯光落在王杰希认真记录病患状况的手上,凸起的骨节曲线优雅又不失力度。听到一声闷响后,落在菲薄纸页上工整的起承转合也戛然而止。

       王杰希对那间离值班室最近的病房好奇很久了,VIP房内病人的南方制药公司两大巨头之一蓝溪阁总裁身份和VIP房外会有两个黑衣保镖不足以引人注目,但是那两个保镖比起保护更像监视的举动成功引起了王杰希的注意。他放下手中的笔向那间病房走去。王杰希确定响声的来源,也更确定这两个保镖有问题,就算是站着睡着了,也不可能在这象征房内病人说不定出了什么问题的闷响下无动于衷。他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保镖并没有拦他,王杰希看不透墨镜下的眼神,出于对病人隐私的保护和医生职责,他压下好奇心,推门进去,不禁对眼前的景象惊讶。

       被v病毒感染的患者们,最明显的症状便是阶段性发热,一天三到四次半到一个小时的发热影响的内环境紊乱可以在几个小时的平缓期内恢复不影响生命安危,但是这多半个小时确是让人如深陷地狱火海,皮肤表层不被冻伤的最低温度和防止患者泡冷水感冒的情况只能让患者靠意志力撑过来。

       除了笑的温文尔雅,气度不凡,配合治疗,吸引了无数女患者和护士小姐的眼睛以外,意志力超群,这是喻文州在王杰希负责的v病毒患者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最大理由。王杰希负责患者里不止喻文州一个富甲一方达官贵人,但在患了不治之症的情况下,还能谈笑风生心平气和的患者却只有喻文州一个。所以当他看见这个年轻有为的总裁此时躺在医院冰凉的地板上显得格外脆弱的背影时,心不自觉地软了下来。每次喻文州发热时都是乖乖躺在床上不闹也不给人添麻烦,据同他一起被调过来的另一个V病毒病患主治医师方士谦说他闹得最凶的患者好几次裹着被子被绑在床上,还引来患者家属对医院处理方式的不满差点闹上法庭。

       王杰希走到喻文州面前蹲下,唤了声“喻总”。喻文州眉头紧锁,缓缓睁开那双迷倒万千少女的眼睛,不能让别人看见自己脆弱一面的身份使得他的目光带着不属于病患警觉与机敏,却在看见王杰希脸庞的那一刻尽数收敛,变成了平时的那个乖乖病人。

       喻文州对这上个月被调任过来的医生颇有好感,年轻优秀认真负责不足为奇,但年轻优秀认真负责优秀还愿意真心负责这类不治之症的医生足以引人敬佩。喻文州偶然路过普通病房时,上任主治医师忘记带消毒手套和V病毒患者接触时嫌恶的嘴脸他现在都能想起,再加上那位医生对自己的各种趋炎附势的举动令他更加讨厌。

       配合王杰希的动作让他把自己 扶上床,喻文州注意到他平日里被包裹在一次性消毒手套里修长有力的手,在玻璃窗透进来的月光下,皮肤细腻白皙到让皎洁温润月光也黯然失色,月光照亮的部分和阴影充盈的部分交替,像反光和背光的手术刀精致精准。确定扶稳喻文州后,王杰希抽回手时,喻文州轻抬了一下自己带着几个针眼几片淤青的左手,和王杰希微凉的手背不轻不重的碰了一下。

       “手不舒服?”王杰希看着喻文州刚侧躺时压到的左手问道。

       “嗯,有点,主要是护士小姐扎针的时候手不稳,总是扎破我血管。”喻文州强忍不适微笑着躺回枕头上。

       “大概是喻总教科书一般的霸道总裁设定足够让护士小姐心跳加速了吧。”王杰希开玩笑说到。

       “那我可不可以申请以后让王医生帮我输液?”喻文州唇角勾起弧度,眼神三分快被扎成手残的委屈,七分真诚的请求让王杰希将到了嘴边的“我看起来很闲吗”变成“有时间我会来的。”王杰希将这归咎于喻文州这个人眼中自带风情万种温柔起来很犯规,他觉得自己如果是个女人怕也会和护士小姐一样把喻文州扎到手残。

       “手上的淤青不要揉。”王杰希顿了顿问,“是不是刚刚又压到了?要我帮你按摩吗?”

       “还真的有点不舒服,麻烦王医生了。”      

       “职责所在,别客气。”  王杰希搬了椅子坐在床边 ,手上的凉意透过不厚的病服和t恤传到喻文州燥热的皮肤上,喻文州有点后悔发热期没过就将王杰希留下来了,他没有把这个看起来冷清的医生微凉的手抓住已经是意志力的极限了。

       “不舒服?我明天帮你叫专业的按摩师来。”王杰希看着喻文州似乎在克制什么的表情说。

       “不用了,只是病症发作带来的热度没散去而已。”喻文州心想,可不是随便一个按摩师都不介意和V病毒患者接触的。

       不能怪王杰希忘记了喻文州处于病症发热期间,和其他患者比,这个人的反应安分的就像是普通感冒带来的不适一样。这也是王杰希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产生惊讶的原因。

       看着喻文州一直皱起的眉头想必他还在饱受病症折磨,因为喻文州强忍病痛的行为给王杰希留下这个人应该不喜欢被人看到脆弱的样子的印象,他便起身告辞。   

       “还在工作?”喻文州想听见他掉下床就赶过来的医生肯定不会是在睡梦中。他看不清他眼下隐藏在夜色里的黑眼圈,却记得这个人白天来例行检查时格外疲惫的神色。

      “嗯,病症还没有统计完。”

      “这是不应该是助理医师的工作吗?”

       王杰希想了想还是实话告诉了这个洞察力优秀的病人,“负责治疗这个病症的医生人手不足。”这样的话是不允许对病人说的,但想必喻文州早就发现了这种不乐观还会引起病患家属和医院矛盾的现状。

       喻文州想现在值夜班不睡觉的医生太少了,为了别人的工作熬夜的别说打着灯笼了,白天怕是也难寻。“记得照顾好自己,你要是倒了,人就更少了。”并不是喻文州对医院的讽刺,只是想对于让王杰希这样敬业又很容易为了他人牺牲自己的人普通的劝告注意身体方式并不如这样来的有效。

       王杰希自然明白以喻文州的脾气不会嘲讽医院现况,只是不禁勾起了嘴角,说到:“不难受了就赶快睡觉。”然后转身像房门口走去。却在手握上门把时回头。

      “不舒服记得按呼叫器。”王杰希在心里加了句“你的保镖看起来可不像是在你不适的时候会喊医生的人。”

      “晚安。”说完后王杰希走出了病房。

       喻文州看着走廊上的灯光和王杰希的侧影被门板阻挡在外,病房陷入黑暗,在发热的折磨中,他回忆不起来单纯的欣赏什么时候变了质。

       蓝溪阁掌握大权的中央上层部门蓝雨没有女性的事实让舆论一度揣测喻文州的性取向。

       喻文州想这次怕是要把这传言坐实了。

——————TBC———————

PS:因为我不是医学相关专业的学生,可能出现一些医学专业知识错误,希望了解的小天使评论指出。

 

 

评论 ( 2 )
热度 ( 36 )
TOP